日向日足已经戴上了墨镜,有点类似于惠比寿的那种小圆镜,大半夜的看上去有点滑稽。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谁让白眼的特征这么明显,又无法像写轮眼那样开关呢。

  冤大头日足上前推开酒肆的大门,一瞬间,数十道凌冽的目光便落在他身上。

  角都伸手把略有些紧张的日足揽到身后,大摇大摆的走到前台。

  “这里卖的什么酒?”

  “我这里有薯烧酒、米烧酒、荞麦酿、大麦酒和荞麦酒,不知道客人想要点哪一样?”

  “来一瓶梵酒。”

  服务员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角都,“客人,梵酒昂贵……”

  “啪!”

  角都将一个钱袋拍在桌子上,道:“爷不差钱。”

  日向日足望着那只绣着八卦图案的钱袋,感觉非常眼熟……

  ……

  经过一段莫名奇妙的对话,亚索等人一滴酒没见着,却被服务员套上了面具,带进了一处隐蔽的内间。

  “这里就是地下黑市吗?”

  亚索看着这发霉的墙壁,吱呀作响的地板,还有昏暗的灯光下,角落里的蜘蛛网,心里有些失望。

  这架势和澳门银河差老远了,更别说什么性感荷官在线发牌了。

  叹了口气,亚索觉得师父说得对。

  这个世界有光就会有暗,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自己不能因为对个人道德素质完美的追求,而忽视了将改革春风吹向黑暗一面的努力。

  哎,我不入地狱,谁如地狱……

  我旗木亚索,虽然品行高洁,如同雪山上的白莲花,但为了这个世界的和谐稳定,虽千万人吾往矣!

  就这样,亚索下定了决心,回到木叶后,要把这块以前忽视掉的蛋糕捡起来。

  当然,这事情不能交给卡多去做。

  目前卡多从事正紧生意表现得还不错,但万一让他接触地下产业,谁知道会不会激发出他原本的凶性。

  还是让黑水公司中,道德品质仅次于自己的野乃宇去做这件事吧。

  谁又能想到,开了几十家起点孤儿院的带慈善家,其真实身份是火之国黑道巨擎,旷世女魔呢?

  不过说到底,让野乃宇去整合火之国黑道,最终会搞出个什么东西来,亚索也完全不知道。

  能被称之为行走的巫女的人,手腕和智慧是不缺的。

  但是她太善良了,可能会引起许多的人不满。

  不过这无所谓,野乃宇背后站着的是黑水公司,以及数以万计的起点孤儿,简直恐怖如斯!

  反正不管她发展成什么样子,只要能赚钱就行了。

  亚索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抛出脑海。

  忽然他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久违了的数据化模式,就在刚才突然开启了。

  “亚索大人,情况打听清楚了……”

  ……

  走出地下黑市以及他伪装用的小酒肆,亚索一路上都有些心不在焉。

  数据化模式始终没有解除,在不动用扫描的情况下,亚索根本没有注意到附近有人窥伺。

  实际上,就连经验丰富的猿飞日斩和角都也都没有什么表示,唯有鬼斩一直不停嗅着鼻子,仿佛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亚索,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猿飞日斩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慢了脚步,走在塔姆边上,抬头问道。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亚索下意识的回答道。

  “当然有蹊跷!只要花钱,就能在雷之国的生物电医疗研发中心移植所谓‘活力细胞’,能够大幅度增加查克拉量和身体素质,这种事情一听就有着阴谋的气味。”

  出门在外牛奶携带不容易,猿飞日斩只好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你可能不太清楚,但你师父是知道的,这件事太像那个项目了……”

  猿飞日斩愁容不展。

  当年启动初代火影细胞研究项目的人,其实不是他,也不是团藏。

  而是初代大人的弟弟千手扉间老师。

  否则的话,等到他当上火影,柱间的尸体早就烂光了,哪来活体细胞用。

  当然了,千手扉间老师对兄长的细胞进行研究,显然不是为了追寻力量或者掌握木遁。

  和研发秽土转生之术一样,扉间老师的目标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复活兄长。

  只是后来,当他死后,猿飞日斩和几个同门逐渐掌握木叶的权柄。

  他们重开了初代细胞的研究项目。

  但是到这个时候,他们的研究方向就研究开始变质了。

  除了早死的宇智波镜,无论是他这个三代目火影,还是团藏或者小春,没有一个人想过复活初代大人这回事。

  他们想着的只有通过这些细胞,使得自身变强。

  但这项研究并不容易,尤其是半路上团藏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完全退出了相关研究,使得初代细胞的临床人体实验变得遥遥无期起来。

  可这种所谓的“活力细胞”听起来似乎就是初代细胞的弱化版。

  也或许正是因为效用弱化,所以副作用也减轻了,使得临床移植变得简单起来。

  而那个电疗医学中心猿飞日斩是知道的,他的创建人正是木叶叛逃去雷之国的大木奸,高木虾仁!

  高木不仅仅是著名的医疗忍者,还是转寝小春的亲传弟子之一,直接参与了初代细胞的早期研究。

  莫非他叛逃时偷走了部分初代细胞的样本?

  不!

  猿飞日斩暗自摇头,这个活力细胞听上去比初代细胞实在弱了太多,应该不是同一种东西。

  那么他的来源……

  “绳树的内脏!”

  猿飞日斩和亚索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轻呼出来。

  作为千手一族的嫡系传人,绳树虽然没有遗传爷爷的仙人体,但他的体质绝对是比常人强悍数倍的。

  可以说,他被炸成那个鸟样,还能留下一口气等亚索给他截肢,来源于千手一族的血脉力量居功至伟。

  而如今,在雷之国居然有疑似绳树细胞的东西出现,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因此稍做商量,猿飞日斩和亚索便决定,这雷之国是非去不可了。

  “亚索大人,又快到午饭时间了,今天该你请客了吧?”

  日向日足忽然说道,亚索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是正午时分。

  有不知道哪儿来的敌人在边上窥伺呢,你小子居然就记着吃饭?

  况且本大爷在数据化模式里面,根本不会感到饥饿、疲劳。

  吃满汉全席和吃英国料理,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此处,亚索脸上的神情逐渐火之意志化。

  “年轻人,作为忍者出门在外,忍受饥饿,磨练意志这些都是必须的,绝对不能沉迷于安逸的氛围之中,你说是吧,火影大人?”

  亚索见猿飞日斩艰难点头,便沉声宣布,“为了现实我们木叶忍者吃苦耐劳的传统品质,我决定,今天中午就吃兵粮丸了,至于晚饭,到时候再说吧。”

  说着,亚索不知从哪里拿出一袋兵粮丸,抓起一把塞进嘴中。

  猿飞日斩眼角抽了抽,没想到亚索这小子居然这么狠!

  虽然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最近的木叶忍者外出执行任务,哪个不是用卷轴封印成堆的可乐汉堡的?

  像这样生嚼兵粮丸,而且是基础版兵粮丸的忍者,已经不多了。

  这种基础版兵粮丸怎么说呢……

  即便是年轻的时候,他和团藏也是不吃的。

  团藏宁可吃冻青蛙,也不要吃这种比猪食还难吃的东西。

  只是后来他因为吃冻青蛙出了岔子,这才自行研发了口感尚可的兵粮丸。

  在很早的时候,团藏还用这种兵粮丸成功的将亚索送进了医院。

  当然,这种兵粮丸没多久也就废弃了,团藏又有了心爱的食物,不再食用兵粮丸了。

  不管怎么说,看到亚索干嚼基础版兵粮丸,猿飞日斩还是非常感动的。

  原以为亚索就是木叶垮掉的一代之中,沉溺于安乐的忍者的代表。

  又馋,又懒,每天就晓得躺在塔姆脑袋上,捧着个手机。

  结果没想到他其实是这么一个吃苦耐劳的人。

  这样想着,猿飞日斩作为老一辈忍者,并且还是火影,火之意志满满的人,必须要带头做出表率。

  他抓起一把基础版本兵粮丸塞进嘴里。

  闭上眼睛这么一嚼,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怕味道充满了口腔。

  他差点要吐了出来,这也太难吃了吧,还带着一股霉馊味,比记忆里的味道还要差劲。

  偷偷瞥了一眼边上众人,猿飞日斩惊讶地发现,不仅仅是亚索,那两个外村忍者也一口吞下,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只有日向日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着手里的兵粮丸发呆。

  “亚索大人,你确定这些停产了二十多年的兵粮丸没有变质吗?我眼神好,似乎看到了又霉菌……”

  “吃你的吧!”

  猿飞日斩抓着他的手,一把将兵粮丸塞进了他嘴巴里,同时自己趁机找了角度把嘴里的兵粮丸吐进了袖子里。

  毕竟是火影,这套动作还是行云流水的,谁都没有发现。

  “呕~呕~”

  日向日足捂着脖子,脸都要发绿了,“水——水——”

  接过水壶一连喝下半壶水,日向日足终于缓过气来。

  “火影大人,亚索大人,还有两位前辈,时至今日我才知道,作为忍者,我要学习的还有太多太多……”

  日向日足脸上既有劫后余生的后怕,又有对于自己忍者品质的愧疚,神色非常复杂。

  亚索摆摆手,道:“吃苦耐劳是每一个木叶人的品质,从我做起,做一个高尚的木叶忍者吧!”

  “可……这两位前辈应该不是木叶忍者吧……”

  日向日足不好意思的看向角都和鬼斩。

  作为全天下第一忍者村的一员,日向日足觉得自己在外人面前给村子丢脸了。

  “无妨。”

  角都面色如常的摇摇头,道:“这些不算什么的,我和鬼斩都经过了专业的训练,这世界上的任何食品,都已经难不倒我们了。”

  ……

  与此同时,远在木叶的团藏长老,吃过午饭后,趁着午饭与下午茶之间半小时的间歇,前去大牢探监。

  木叶大牢里面,弱根正对着墙壁发呆。

  没有被关进根部的大牢,而只是木叶大牢,这让他长舒一口气。

  这条性命是无忧了。

  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后,弱根立刻打起了精神。

  只要自己留在这个木叶,终归是能找到合适的机会的。

  到时候自己就能用宇智波止水的写轮眼让变异团藏向自己臣服!

  掌握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后,什么晓组织,什么宇智波遗孤,什么五代目纲手,统统都要在老夫的脚下瑟瑟发抖!

  “弱根啊,你的判决下来了,组织上决定,让你去涡之国采珍珠,你可服气?”

  “涡之国?涡之国不是……”

  硬生生将灭国两字吞下,弱根哀求道:“团藏大人,我不想离开木叶啊,我宁可关在这里!”

  “你想留在这里吃白饭?想得美!”

  团藏摇摇头,道:“实不相瞒,村子里本来是想让你去南岗挖煤的,但考虑到你岁数大了,才改任涡之国采珍珠的。

  我知道你水性不错,不用骗我的。

  你不要觉得采珍珠比不上挖煤对村子贡献大,要知道,珍珠是制作面膜的重要原材料,而面膜是木叶的国粹之一!”

  弱根长大嘴巴,表示一个字没听懂,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能离开木叶的。

  他痛呼道:“团藏大人,我对你还有用啊!”

  “我这里有领先时代二十多年的科技,有初代细胞移植技术!

  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就算是猿飞日斩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啊,倒是你想当火影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

  团藏从胸前的口袋里取出钢笔,放进鼻子里面轻轻一转,脸上浮现出舒服的神情。

  “老夫寻思着,就算没有那个劳什子初代细胞,你说的这些,老夫也都唾手可得啊……

  因此吧……告辞!”

  说着,团藏扭头走了。

  看着另外一个维度的自己居然如此落魄,团藏大人的心都要碎了。

  为了不要再看到这心碎的一幕,团藏坚定了将他送去涡之国的决心。

  看不到了,自然就不会心碎了……

  …………

  …………

  75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最新章节,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