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第1172章

小说: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更新时间:2019-05-08 17:58:11 源网站:棉花糖
  ☆、047八0-日常

  我在裴峰窝了三年, 这期间与我相关的消息简直变幻得群魔乱舞——好像也是正常操作。

  沙专和小沙专都有人哭哭啼啼地说我厌了世界、再也不搭理凡俗了。

  “虽然以前经常觉得裴林每次公开发言都很讨嫌、觉得如果他能闭嘴才是一个完美的美人,但现在当他真的不再开口后, 我才发现……只能看那少少的几张照片, 看得满心惆怅, 还不如听听他的欠抽发言。”

  “难道以后真的要跟缅怀戚悉长老一样缅怀裴林美人了吗?又一个成为了传说、再不跟我们亲近的美人,呜……好难过……”

  “求求某些人重修一下语文吧。‘缅怀’是这么用的吗?”

  “见不到跟他死了有什么区别?”

  “这种发言,信不信云霞宗的弄死你啊?”

  “云霞宗的气压更低迷, 他们觉得是他们玩笑开得太过分才导致裴林自闭的。”

  缅怀楼、默哀楼、痛哭楼在沙专里刷屏;反省楼、检讨楼、道歉楼在小沙专里刷屏。

  有人困惑:“裴林……应该是闭关吧?我觉得他前几年便该入后期了, 这次应该就是闭关冲一把?怎么你们表现得跟他真死了似的?闭关是好事吧?也是正常事件吧?我是活在修真界没错吧?”

  “你凭什么说裴林是闭关不是心灵受伤疗伤去了?”

  “卧槽, 裴林那心理素质,在全世界面前跟大乘期怼的精神病, 心灵受伤?就因为云霞宗弟子的……过分玩笑?云霞宗戒律处都没为此逮人, 能是什么‘过分’?”

  “你怎么知道云霞宗戒律处没为此逮人?戒律处明明每天都逮很多人。”

  “那是日常逮啊, 不是为了某一件事大规模处罚啊。如果一群云霞宗弟子把裴林伤害得怀疑人生, 裴林那对双胞胎兄姐肯定动手了, 然后裴林粉再失控, 云霞宗得乱成什么样?还会只让小沙专盖楼玩?”

  “你们在想什么啊?裴林是窝裴峰上, 裴长老现在就在云霞宗内, 裴长老能让自己的亲儿子出什么事?”

  “心理问题当师父的不一定能解决。”

  “所以你们为什么认定裴林出了心理问题?”

  “娇弱美人的形象深入人心?”

  “主要可能是裴林流出来的影像中没有很暴力战斗的场景吧?”

  ☆、047-一直留有一丝灵力

  “用姜琳长老以前的战斗记录幻想一下。”

  “不一样啊,裴林与姜琳长老的差别现在是越来越大了。”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裴林的现在吗?想想我上一次看到戚悉长老的面容……又想哭了。为什么见美人总是这么难?痛心疾首啊!”

  “其实,我跟你们说一件事,虽然这两年裴林没有在沙专里发言, 但他一直都留有一丝灵力在沙专内,就跟之前一样。也就是说他一直在窥屏沙专, 你们在沙专里的所有发言他依然都知道,只不过没回应。”

  “可能是这两年大家吵得太日常了吧?都是千篇一律的内容,引不起裴林的说话兴趣。”

  “裴林有灵力丝留在沙专里说明不了问题。沙专是总网的一部分,我日常不用总网的时候也会有灵力丝留在总网里,用来随时准备查资料或者联系不太熟的人,就是个待机状态,并不意味着还关注了总网和沙专里的信息。”

  “即使裴林查看信息容易,但也许他腻了,所以对信息视而不见。他之前就已经将沙专里的绝大多数信息交给了程序处理,而现在,可能他觉得他的脑内灵力程序训练量已经足够,于是抛弃了沙专这个训练材料?”

  “哦,裴林终于治好了他的资料癖?”

  “也可能他的资料癖发展到了追求精品的层次,看不上沙专里的废话了。

  ”

  “还有可能是他的灵力程序有了精进。以前是信息先入脑然后再归类整理,即使不看的内容也放在了脑内;现在是在接收信息的最外层区域建了一扇大门,废物信息直接不让入大脑。”

  “可以不入吗?判断必须先有一个读取过程,既然已经读取、已经知道了那内容是废资料,那么不就等于记住了吗?即使裴林的表层意识没仔细看,但他应该还是把这些信息放入了脑内的某角落吧?”

  “我不知道。其实我不懂脑内灵力程序,我只是想说,沙专里的吵闹,还有各种有关裴林的议论,对裴林的影响力明显减弱。裴林只在需要利用某些信息时才会表现出他知道了那些信息的模样,而其他时候,他表现得就跟不知道一般。太端得住了。”

  “强大的心理素质。”

  “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判断裴林到底有没有窥屏。现在判断不了,以后与他聊到相关话题也未必能知道,因为除开想利用时外,他完全没有相关反应。”

  “真怀念锁仙宗占卜师比赛的时候,裴小美人那么青涩,让人轻易看出他被弹幕影响。现在真是太他姜未校的皮厚了。”

  ☆、047八2-列为必修课

  “……虽然我也认为‘姜未校’是个贬义词,但放这里当语气助词还是听着别扭。”

  “厌恶一个人的最正确表现是无视他、别提他。我看很多姜未校黑是对姜未校爱得深沉,仅次于喻桥对姜未校的爱。”

  “别老是提危险人物行不行?姜未校起码不会轻易弄死人,喻桥那疯子……”

  “喻桥快结婴了吧?”

  “喻桥结婴之后,姜未校就遏制不住他了。”

  “迟早的事,他们俩早就解绑了。”

  “彻底解了吗?”

  “差不多吧。”

  “唉……仿佛看到了孔雀东南飞,真是惆怅……”

  “……我真心建议,所有修士教育都把语文列为必修课,起码修十年。一个两个用的都是什么比喻、形容?”

  “你行你来。你说说姜喻这对该怎么形容?”

  “解绑了解绑了,别再把他俩拉在一起说,不成对了。”

  “我认为,只有当喻桥听见姜未校名字时再无丝毫情绪波动了,他俩才算真正解绑,在那之前,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一场暴动。”

  “语文。”

  “我特么‘暴动’哪儿用错了?夸张地加深语气不行啊?”

  “我一提语文你就反应过来我指的是哪个词,说明你自己也知道这词放那句子里比较突兀。”

  我:“比起语文来,你们认为在姜喻配对中,决定关系的人是喻桥?喻桥的态度决定了两人关系是否彻底断开?姜未校使不上力?”

  “是不使力。姜未校对此是放任的态度。其实,只要没有对云霞宗造成直接威胁,姜未校是个很温和包容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很圆滑的人,他不会轻易把路封死。他会与人保持一定距离,但一般不会彻底割裂。他多少会留一份面上情,以便有必要时使用。有时候顾及太多,简直有点优柔寡断了。”

  “你形容的是姜未校吗?”

  “如果姜未校没有云霞宗这个主心骨在,他很可能会表现得摇摆不定。他自己想得太多,反而难以抓住重点和必须。幸好云霞宗给了他一个明确的标尺,才让他成为了一个优秀的修士。”

  “姜未校是一个很典型的门派修士,如果没有门派,不说废了那么绝对吧,但也顶多算是庸庸碌碌。”

  ☆、047八3-瞎

  “所以有些人在决定要入门派还是当散修时,不仅要考虑自己的喜好与资质,还得考虑‘适合与否’。有些人就是适合当门派修士,有些人则适合当散修,这两条基础路

  子的选择与选职业一样重要。选的时候要慎重哦。”

  我:“可是,修士做选择的时候,往往年龄还很小,也不怎么了解修真界,又如何能思考全面呢?最终可能还是得看‘喜欢与否’。好在,一般来说,能让自己以之为乐的事情,便是适合自己的。”

  “以心情为准绳确实也是一种方案,但前提是,得理解自己。有时候感到高兴,那高兴却并非发自内心;有时候哀伤难过,那哀伤难过却暗藏着更坚韧的喜悦。如何分辨、如何不被表象所惑,也是一桩难事。识破别人对自己的欺骗固然是一门学问,识破自己对自己的欺骗同样也不容易。”

  “……确实难,戳到眼皮底下了都不一定能发现,却还以为自己耳聪目明呢。”

  “我敏锐地察觉你语义中含着阴阳怪气。说,对我有什么不满?”

  “不满你瞎。”

  “我看漏什么了?”

  “没事,看漏的人不止你一个。”

  “我就奇了怪了,平时交流一两个字都喜欢查对方的灵力纹路,怎么这会儿这么长篇大论一通,居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装的呗。可能担心不假装不知便不能继续说下去了。”

  “明明是裴美人掩饰得好。他为了不露馅还称呼姜未校名字了,平时都是叫大师兄的。”

  “那是露馅点。具体到单个人不容易查,但云霞宗大阵气息那么明显,云霞宗内的人叫姜未校为姜未校?”

  “这么叫的人多了去了。姜未校的长辈都是这么叫的,有些对姜未校心有不满的低修为弟子在非正式场合提起姜未校时也是直呼其名。”

  “……什么意思?前面有裴美人的发言?沙专里裴美人的发言不是有特殊标记吗?闪闪发亮的艳丽。”

  “他有权限给自己加显眼度,也有权限将自己隐藏起来。”

  “对嘛,关键是权限问题。沙专给裴林开的权限太高了,所以他一旦想隐藏自己,别人便很难辨识出他的灵力纹路。这次他是因为身处云霞宗内,所以字句一出来就顺便带上了云霞宗局域网的气息,可如果他是在云霞宗外,或者在其他某个门派内发言,用其他外来气息再混合一下,他便能藏得无影无踪,可能只有大能识别得了。”

  “但大能识别出来了也不会告诉我们。”

  “我们要相信大能的童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二代的日常随笔,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