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第335章

小说: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更新时间:2019-05-08 17:58:11 源网站:棉花糖
  ☆、1433_慢性子

  那次药宗叫一个想闹事, 但交流会的时候我们云霞宗去了三位剑修长老, 摆明了就等着药宗闹,于是药宗就没敢, 还得强颜欢笑地感谢廉长老的指教。

  后来药宗再没敢用‘完美’来称呼自家的丹方。

  好吧, 我又诋毁药宗了,其实那次药宗主要是又想劝廉长老抛弃云霞宗、转拜入他们药宗门下, 挖墙角来的, 再一次的。但这明显是瞎扯嘛。七大中的化神期已经不需要门派给他们提供助益了,相反,是他们在保护自己的门派。用大脑而不是药渣想一想也知道, 一个人是会保护一直以来保护自己的地方,还是会保护一直以来跟自己争利的地方?

  更不要说云霞宗与药宗长期暗地里不对付,云霞宗弟子大部分对药宗都没好感,云霞宗丹修尤其以踩扁药宗为荣。还转投药宗?鼓动廉长老自立门户还现实一些。

  咳, 错了, 也不现实。廉长老的行事风格不适合独挑大梁, 她还是适合所有杂事都不管, 晃晃悠悠地只想着她的丹药。云霞宗保证为她服务到位, 完全不需要她分心俗事。

  我一直觉得翟蔷师姐更像是廉长老而不是惠菇长老的徒弟, 那飘渺的行动方式,那需要人猜还猜不中的说话方式,那看人时的专注感……

  曾经,惠菇长老对此回应我说:“你说中了,要不是我抢得快, 翟蔷就真是雍葭的弟子了。”

  我:“你为什么要抢啊?”师父徒弟一个样子,多好玩,而且廉长老的其他弟子已经习惯照顾自家师父了,再多照顾一个翟师姐也得心应手嘛。

  惠菇长老:“这还有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还真有脸问。翟蔷是符修,你说为什么?简直胡闹。”

  哦,对,比起性格气质的相似,当然是职业方向更重要……

  ☆、1434_当事人不在乎

  我:“以前真有人把翟师姐往丹修方向引?”

  惠菇长老:“会做这种事情的蠢货,有几个敢跟翟蔷面对面说上三句话?他们敢跟翟蔷对视三秒钟不腿软我就表扬他们。”

  我就说本宗应该没人会对别人的职业选择横加干涉,那很容易结仇的。

  我:“所以最多就是调侃一下嘛。”而且能调侃的人也不多。对翟师姐调侃,一般人怕恐怖故事,没胆子;对惠菇长老调侃,一般人怕长老威严,也没胆子。

  惠菇长老哼了两声。

  我:“所以?”

  惠菇长老:“啰嗦。消失。”说着给我贴了一张传送符,把我传送到了丹修峰,廉长老住的那座山。

  然后我就看到翟师姐在这里请教炼丹的问题。

  “……辅修职业?”我问翟师姐。

  翟师姐展示给我一张画得非常复杂的纸:“作业。”

  ……作业是什么意思?

  后来我才搞清楚,惠菇长老给翟师姐布置了一个新课程,具体我也不太懂,反正,所制的符跟炼丹过程有相仿之处,需要翟师姐学一些比较专业的丹修知识。翟师姐看了一些玉简后,认为还有必要现场看看丹修的实际炼制过程,所以就来了丹修峰,然后被盛情邀请到了廉长老的山头,靠近又在飘似的走来走去的廉长老。

  大家觉得这两人放一起看很有趣,连翟师姐的厉鬼气质都仿佛淡化了些的感觉,不过翟师姐和廉长老自己没感觉,她们俩都是不太关注外界的性子,尤其专注做事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人,都与自己无关。

  只有惠菇长老觉得有点糟心,像是徒弟被抢走了。但这课程明明是她布置给翟师姐的,会发展成这样她布置时就应该料到,发生了才来矫情可有些丢化神期的脸。

  我那时也坐在廉峰上看了一会儿廉长老和翟师姐,还看到了两人对视的时候。她们对视了好一会儿,或者说,相互把视线落在对方身上地各自发呆了好一会儿……

  没意思嘛,当事人一点都不在乎的事情,外人瞎起哄,很无聊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是因为当事人一点也不在乎,才可以玩,不然,要么会害人,要么会害己。比如,就没人敢把我和小师叔故意凑到一起,虽然他们想,但是小师叔会动手揍人,我也会打击报复,所以他们没胆实施,因为他们不想害己,就只能巴望着真正的巧合。

  ——筑基期和化神期巧合到一起,慢慢等去吧。去玉和的时候倒是巧合成真了,但是大部分人看不到呀,惆怅幻想去吧。

  ☆、1435_不外乎两种结果

  不指望能从廉长老那里得到及时回复关于通明果的事情,我又去问其实跟廉长老交情很好——主要表现在一定程度上能理解廉长老的意思——的惠菇长老:‘通明’到底是不是命名?

  并告诉了她现在一些丹修对这个名字的理解。

  惠菇长老:“假如,我们传名字的时候直接用了‘美人’。那么,如何理解‘美人’这个词?外表?性情?修为?通透之美?强大之美?坚定之美?”

  我:“……你是说,脑补过度了?”

  惠菇长老:“你知道窥天门给人测字的时候吗?对方随便写什么字,他们都能解出大同小异的说法。”

  嗯,不是窥天门的江湖骗子给人测字的时候也能。曾经,窥天门就收过这么一个江湖骗子入门,因为觉得他很有悟性,后来,这位很有悟性的前骗子,还真的成了一位占卜师大能……这让窥天门的名声越发古怪。

  ——你家的悟性到底是在悟什么?

  窥天门答:人性、天地、时间、万物、永恒……

  神棍之名绝不是吹出来的。

  我:“所以说,‘通明’怎么解都可以,它本身并没有指导意义?”

  惠菇长老:“独属于自己的解法对自己就是有指导意义的。”

  我:“独属于自己的解法,独属于自己的通明果?”

  惠菇长老:“我说的是对自己有指导意义,没说对自己炼制通明果有指导意义。”

  我:“那……”

  惠菇长老:“问廉长老去,我又不是她的翻译。”

  你们俩又闹别扭了?不对,应该说,你又单方面跟廉长老赌气了?

  我本想再向翟师姐询问惠菇长老的心情,以判断什么时候才适合接着问她,但是一琢磨,好像也没意义,因为最终,只会得到两种结果。第一,‘通明’就是廉长老的命名;第二,‘通明’只是廉长老随便写的,不是命名。

  前者的话,大家已经在积极理解深层含义了;后者的话,去打消大家的积极性,让大家重归无头绪状态,挺煞风景的。重点在于,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我都不会去探究其深层含义,因为我对云霞宗的取名能力向来不看好,就算真是长老取的也说明不了什么。

  ☆、1436_顺应自然、顺应自我

  例如,我爹给我们这三个儿女的取名,看起来像是有深刻含义的样子吗?我都可以顺推,如果他还有第三个儿子,就该叫裴木,要是有第二个女儿,就该叫裴沝。其实如果我的兄姐不是双胞胎的话,我的‘林’字应该会给他们中小的那一个,但是,老爹这不是也不知道他们俩哪个小一些吗,就只好并行排了。

  看,五行,金木水火土,我的兄姐一个单火灵根,一个主火系变异的雷灵根,以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名字里就不能带火,也不好带杀气重的金;我哥辅土灵根,所以土也排除;最后就只剩下木和水了,两人分一分,森偏向男孩,淼偏向女孩,于是就这么定了。

  八成是这样。

  我哥对这个推测表示无异议。

  我姐对我说:“但你辅木灵根,你不应该跟着裴森排序。”

  我哥:“他还主水系变异的冰灵根,更不可能跟着你排序。”

  我姐:“那可以叫裴鑫嘛。杀气这个东西,剑修多一些又不是坏事。”

  金克木,火克金……

  别闹了你们,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这玩意虽然在占卜时有一定的影响,但有消极的影响就必然伴随着积极的影响,达成一种平衡,也终归会成为一种平衡。所以不仅云霞宗,很多修士在取名方面都各种随意,因为名字有时是会有一些促进作用,但抬一方面就会伴随着抑制另一方面。不管什么名字,都有助益和压制,不必太计较,随缘吧。

  与此类似的还有地形的选取、建筑的规划等。首先,保证方便,保证使用者看着顺眼、顺心,然后就会发现,对灵气引导其实也已经顺了。

  所谓风水,没那么神秘,就是顺。顺应自然、顺应自我,莫强求,莫损人利己,也不用损己利人。找到平衡、和谐、适合的那个点。

  不过,如果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适的点,怎么找都只能找到杀机重重的点,那可以考虑是有人在布阵害人或者是截他人之势以利己,这种时候,找专业人士处理吧,该除魔的除魔,该抓鬼的抓鬼,该把异常邪阵铲除了的赶紧铲除。

  作者有话要说:端午节快乐d(=^ω^=)b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二代的日常随笔,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